<code id='1i2r4'><strong id='1i2r4'></strong></code>

<span id='1i2r4'></span>

<ins id='1i2r4'></ins>
  • <tr id='1i2r4'><strong id='1i2r4'></strong><small id='1i2r4'></small><button id='1i2r4'></button><li id='1i2r4'><noscript id='1i2r4'><big id='1i2r4'></big><dt id='1i2r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i2r4'><table id='1i2r4'><blockquote id='1i2r4'><tbody id='1i2r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i2r4'></u><kbd id='1i2r4'><kbd id='1i2r4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1i2r4'></i>

    <i id='1i2r4'><div id='1i2r4'><ins id='1i2r4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1i2r4'></fieldset>
      1. <dl id='1i2r4'></dl>

      2. <acronym id='1i2r4'><em id='1i2r4'></em><td id='1i2r4'><div id='1i2r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i2r4'><big id='1i2r4'><big id='1i2r4'></big><legend id='1i2r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地獄卡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9

            【01】
                剛開學不久,陳柏的學校便有一條轟動性新聞出現。事件最早始於網上的一個虐狗帖子。最近幾年,虐待動物新聞引起瞭網民們很大的討論,一旦有人敢發佈類似的消息,網民看瞭必定群起攻之。就在暑假期間,一傢大型論壇網站裡出現瞭一條帖子,上面公佈瞭幾個中學生蒙面虐狗的照片,帖子一出,群情激奮。
                那條帖子的發帖人是一個遊客賬號,帖子詳細地發佈瞭幾個中學生虐狗的畫面,慘不忍睹。那幾個學生全部都蒙面,手上拿著烙鐵和刺鉤,不斷地傷害地上那隻小狗。當他們將小狗的眼睛弄瞎鼻子弄傷之後,又將狗綁住,剪斷瞭它的尾巴。最後,幾個蒙面的學生竟然活活地將那隻狗燒死,而且從臉上僅露出的眼睛看出表情是痛快而喜悅的,很為自己所做的事而自豪。從頭到尾的畫面令人不寒而栗,盡管隻是照片,但所有瀏覽該帖的人似乎都能聽見畫面中那隻小狗的哀號。虐狗畫面當中,幾個中學生模樣的孩子全部都蒙著頭套,而他們身上則穿著陳柏學校的校服。通過這一點,網絡上開始瞭大面積的人肉搜索,網民們紛紛吶喊,說一定要將這幾個人渣搜出來,好好替他們爹娘教育教育孩子。
                開學之後,陳柏學校裡幾乎所有師生都在議論這件事。有的人堅持說那幾個孩子就是本校的,通過畫面上他們的局部表情和笑容可以辨認出來,那些人說自己還見過,可一旦誰讓他們指認,他們又無話可說。而相當一部分的人都說,這一定是個陰謀,在這個陰謀論橫行的時代,陰謀實在司空見慣。為什麼要蒙面?蒙面之後還穿著本校校服?這是再明顯不過的栽贓!純粹是為瞭搞臭我們學校的名聲!那些人振振有詞地反問:“如果真是我們本校的人,那隻能說這些人不但是人渣,而且腦殘弱智,都蒙面瞭你還穿著校服出來晃悠?”..
                陳柏和張昆是在翻墻出校上網後詳細瀏覽瞭這張帖子的,兩人一邊看一邊咒罵,將幾個孩子以及其祖宗十八代罵瞭個遍。看完那張帖子,兩人又去瞭本校的貼吧,果不其然,每個帖子都圍繞著虐狗帖展開討論,吧主還發瞭一個召集令,發起瞭一個“尋兇護狗”的活動,希望大傢能夠找到照片中的學生,還事情以真相,並且號召大傢愛護動物。至於如何愛護動物,跟帖裡倒是沒有多少人提及,大傢的憤怒都集中在虐狗本身上,差不多每個網民都以義憤填膺的語氣說要抓住這幾個孩子。@我愛故事網
                貼吧裡藏龍臥虎的人一下子都出現瞭,有什麼技術分析帖,分析那個遊客賬號的IP地址。還有真相,說自己花瞭大量時間確定那個帖子就是原帖,並非轉發,那麼該發帖人的照片來源則是事情的關鍵。當然其中不乏許多的水樓帖,什麼排隊咒罵人傢全傢虐狗不得好死。更多的帖子,則是本校與外界之間的爭論、對罵以及各種各樣的人身攻擊。許多人特意跑來挑釁,罵該校為垃圾學校,罵學校隻能培養垃圾人才。
                如果說發帖人是為瞭搞臭學校,那麼,目前,他的目的已經達到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第二天回學校,陳柏和張昆睡瞭三節課的覺,直到體育課才去上。學校管理嚴格作息緊湊,體育課是唯一的喘息機會。去排隊的路上。張昆對陳柏抱怨說:“昨晚看帖子看得我都有陰影瞭,剛才上課時做夢夢見的全是虐狗的畫面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陳柏笑說:“看來你心靈很脆弱嘛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我小時候養過一條狗的,很可愛,通人性,每次我放學回傢它都在門口等著,有時候我走瞭,它就像孩子一樣趴在門口看著我,又愛賣萌又愛闖禍,可惜後來死瞭,記得那是我上小學五年級的時候,那次我相當難過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你覺得是怎麼回事?”陳柏問,“是有人利用這幾個孩子想栽贓我們學校,還是說虐狗人還真是我們學校的?昨天看帖子時我都在想,這幾個人現在看到所有人都在咒罵自己是個什麼心情,痛快嗎?感覺很變態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我倒覺得發帖的目的是其次,我覺得可怕的是那幾個孩子的笑容。”張昆說:“我看畫面上幾個孩子應該是初中部的吧,最大不過十五六歲,怎麼虐起狗來居然那麼開心,而且一點也不手軟,他們虐狗時那個興奮的樣子,我看瞭覺得惡心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是啊,怎麼那麼殘忍,稍微有點人性的也幹不出來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所以說他們是腦殘型人渣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全班人到齊後,開始做準備活動,然後列隊慢跑兩圈。慢跑時,還有人在議論虐狗的事。陳柏都覺得有些煩瞭,回頭看那幾個人幾眼,差點兒踩到前面同學的腳。就在陳柏低下頭的一瞬間,他看到地面上有一張手機SD卡。陳柏平時很愛聽音樂,專門買瞭一個音樂手機,消耗掉半年的私房錢。可就在上個月,手機的SD卡突然讀不出來瞭。陳柏鬱悶得都想把手機賣瞭。剛才那驚鴻一瞥,陳柏記住瞭那張卡的位置。兩圈跑完之後,陳柏趕緊沿著剛才跑步的路徑往前找,生怕別人搶先把那張卡拾走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陳柏跑到發現SD卡的地方,在地上搜索瞭一圈,幸好卡身很小,不容易被人發現。陳柏慶幸地將卡拾起,回頭一看,張昆正朝自己走來,趕緊將卡揣進瞭兜裡。
                當時陳柏絕不可能意識到,他的半隻腳,已經踏入瞭地獄的大門。